海南环岛赛直播软件
當前位置:首頁 > 研究成果 > 研究成果 > 正文
讓歷史檢驗新聞獎 講述中國新聞獎"獲獎大戶"胡成的故事
瀏覽次數: 下載次數: 更新時間: 2008-01-08 發布人員:
 
正文介紹:

 湖北傳媒網通訊(實習記者方潔、殷琴、楊林)《楚天都市報》記者胡成有一個他自己并不認可的外號:“獲獎大戶”。

  《英山縣"數字造假"系列報道》(與《農民日報》記者合作,刊載于2001年1月8日《農民日報》),獲"中國新聞獎"二等獎;《鄖西縣"石頭標語"勞民傷財》(刊載于2002年12月9日《湖北日報》),獲"中國新聞獎"二等獎;《"造林"還是"造字"》(與湖北人民廣播電臺記者合作,于2002年12月9日播出),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;《漢川市政府辦公室下達"喝酒任務"》( 刊載于2006年4月6日《楚天都市報》),獲"中國新聞獎"二等獎。這4篇頗有社會影響的新聞記載了胡成從業路中的成就和艱辛。

  胡成1986年從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后,進入原湖北日報社《江漢早報》。剛到新聞媒體寫第一篇消息的時候,他笑稱自己連"本報訊"3個字都不會寫,“倒金字塔”和“五W”更不知道。

  從一個"無知"的記者,到4次"中國新聞獎"的獲得者,這背后有著怎樣的故事?今天我們走近胡成,揭開謎底。

  "在大學里,我和許多同學不同的是,我喜歡看經濟和法律類的書,建立了基本的經濟和法律概念,這對后來的一些報道很有幫助。

  ——經濟、法律與新聞有著怎樣的聯系?

  作為中文系畢業的學生,胡成的新聞知識幾乎一片空白,但這并不妨礙他經過磨練成為一名優秀的記者。胡成說:"我是中文系畢業的,雖然對新聞知識一無所知,但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對文字的把握有信心。" 他說,在大學時除了文學藝術類書籍之外,自他還喜歡看經濟、法律類的書,尤其是這些經濟體制改革、依法治國等基本概念對他以后的新聞工作有很大的幫助。

  2003年,在全省推行農村稅費改革,切實減輕農民負擔之時,武穴市花橋鎮卻頂風違法違紀,以"計劃生育罰款"等為名,向農民突擊罰款140多萬元。為了完成任務,村干部甚至不惜把此前的老"超生戶"重新挑出來再罰一次,將罰款對象從幾戶擴大到十幾戶。

  當時,胡成憑著自己掌握的法律常識感覺到,這種做法違反了我國的相關法律,于是他讓同事到省計生委的政策法規處去了解情況,然而記者回來失望地告訴他:省計生委說這樣是可以的,只要是按當時政策沒有罰到位的,現在還可以追溯。但是,胡成冷靜地判斷說:"這不可能,如果那樣,罰款不成了韭菜,長了又割,割了又長"接著,他們找到了一位行政法學專家,這位專家說,在我國的行政法中有一個基本原則:一事不得再罰。于是,一篇《花橋鎮"罰款經濟"真邪門》出爐,并獲得"湖北新聞獎"一等獎。

  正如胡成所說,他的作品大多是輿論監督類,在我們現在所處的經濟法制社會中,許多事件都涉及到了經濟、法律方面的問題。正是他在這些方面的學識,增強了他的新聞發現力、判斷力。

  “石頭標語”早在新聞見報前多年就造好了,經過這個新聞現場的記者何止數十人。

  ——胡成卻別具慧眼,對它迅速做出判斷。

  2002年10月,胡成乘長途客車去與陜西毗鄰的鄖西縣景陽鄉進行采訪。坐在搖搖晃晃的中巴車上,長途跋涉的胡成昏昏欲睡。從車窗望去,他猛然發現對面的山上,赫然出現巨大的一行字:“封禁治理”。

  "這是什么東西啊?"胡成好奇地問身邊的農民。

  "這是我們摳的標語,搬石頭上去做的,關于退耕還林、保護生態的。"旁邊的老農說。

  "那耗費的人力物力多嗎?

  "多,太多了。

  簡單的問答后,胡成瞬間判斷出這是一個重大新聞,并對同行的同事激動地說:"這可是一條大活魚。

  看到這條"活魚"后,胡成在內心思考與掙扎著:鄖西縣是全省生態最惡劣的地方,植被稀少,以荒山出名。但是該地的政府卻沒有想怎樣去恢復生態,改變貧困的面貌,而是考慮這些形象工程、面子工程。這是中國官場典型的形式主義。

  在之后的3天里,胡成租了一輛小貨車,翻山越嶺,深入采訪。當地鄉鎮干部發現后進行追蹤,胡成迫不得已將小貨車開到干枯的河溝里躲藏。后來,縣委里的干部也對他來到鄖西產生警惕,跟蹤他說要"請客吃飯"……胡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他們"甩掉"。經過深入的采訪與調查,胡成一氣呵成寫出一篇發人深省的報道《鄖西縣"石頭標語"勞民傷財》。在隨后舉行的全省經濟工作會議上,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委員、省委書記俞正聲在會上拿著報紙,念了其中的文章段落,并憤慨地說:“這就是形式主義,這就是政績工程,這就是浮躁作風,這就是勞民傷財”。

  鄖西縣領導意識到自己的重大錯誤后,很想抹掉這些"污點",可是,那同樣需要很多的人力物力。至今,“石頭標語”作為中國當代官場形式主義的典型符號仍然刺目地懸在半山腰上,醒示我們的領導干部要求真務實,以民為本。

  在經驗積淀、理性思考的基礎上,快速對新聞線索進行判斷,是胡成做新聞的重要法寶。初見"石頭標語"時的靈光一閃見證了一個記者勇氣和智慧,因為這十余條巨大的“石頭標語”是四五年前就已成為事實的,從它們腳上路過的記者何止數十人,因為種種原因他們都忽視了頭上“兩個半籃球場大”(最大的一個字)、“長達5公里”(最長的一幅標語)的巨大新聞。胡成說,他能在多年后撿到這么一個“大漏”,頗為得意。

  "有些線索是拍腦袋而成的。"線索枯竭期間,胡成仍然有辦法。

  ——他怎么就能想到線索,寫出佳作呢?

  3年前,胡成從《湖北日報》群工部進入該集團的《楚天都市報》讀者部。讀者部的主要任務是搜集線索,并迅速傳遞給機動部等部門。雖然“近水樓臺先得月”,但胡成為了不影響部門之間的關系,他從不從讀者部的熱線庫中尋找線索。

  處于線索枯竭之時,胡成也抓耳撓腮,甚至以"拍腦袋"的方式思考選題:清明節即將到來,可以采訪見義勇為犧牲者的家屬及其受益者"感恩" 的溫情報道。

  當時,有同事對這個采訪提出異議:如果他們不思感恩,人情冷漠,這樣負面的新聞怎么報道呢?胡成卻桌子一拍:如果真是那樣,那才叫"震撼"!

  當胡成到武漢市見義勇為基金會采訪時,工作人員卻說:"你會失望的,這個社會人情冷漠啊"。

  胡成隨機抽選了5起見義勇為事件中的犧牲者家屬及其受益人。采訪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:這些犧牲者都在身后獲得了各種榮譽,其家屬也受到政府的許多優待,但其中有4起事件中的受益人卻表現得遲鈍、冷漠甚至是冷酷。

  《涌泉之恩 何以相報》的調查報道出臺以后,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,中宣部和省委宣傳部門都下文,要求組織有關感恩題材的報道,要在全社會弘揚傳統的感恩精神。胡成總結道:"'拍腦袋'必須建立在對現實社會的一種基本認識、判斷和邏輯推理的基礎之上,不是無源之不、無本之木"。

  胡成喜歡一個笑話。警察審問一個小偷:"你知道你犯的什么罪嗎?"小偷辯解道:"揀了一根繩子"。"繩子那頭是什么?""“是一頭牛。

  ——有人牽出的是一根繩子,而他卻能發現一頭牛。

  胡成說,一個優秀的記者最初看到的也許是一條繩子,順著繩子摸索,可能牽出一頭牛。

  2003年8月,胡成去做一個神農架保護區內有人亂開礦的報道,他們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現象:神農架林區大九湖為高山濕地,具有很強的生態意義,居然有人把水放干,招商引資種蔬菜,對濕地產生極大的破壞。他們還了解到,神農架林區的一位主要領導是從長陽縣過來的,長陽縣火燒坪的“高山蔬菜”在全國是很有名,是湖北省“高山貧困地區脫貧致富”的一面紅旗,正是這個領導將“火燒坪模式”引進到神農架的。

  胡成決定將神農架的大九湖和長陽的火燒坪結合起來進行調查,并對“火燒坪經濟模式”提出全面的質疑。同時,他還為自己及時"充電",借了六七本關于生態環境、可持續發展的書籍,如饑似渴地學習。

  做了很多技術性的積累后,他再次來到大九湖和火燒坪進行采訪。尤其是在火燒坪,他采取了"巧妙"的正面采訪方式與當地官員進行交流。"你們怎么開發荒山脫貧致富的?怎么沖破當時的法律政策的束縛?

  提起當年"改造山河"的壯舉,被采訪的官員興奮得直搓手:"當時縣林業局開著警車,用高音喇叭宣傳《森林法》……但是當時領導批評了他們一通,說他們思想不解放……于是,我們就放開手腳開發高山,砍伐樹木……

  《“火燒坪模式”--充滿憂患的發展之路》的報道出來后,影響很大。中央政治局委員、省委書記俞正聲進行批示:“我認為文中所提出的問題,應引起足夠的重視”。現在,"急功近利"式的“火燒坪模式”基本上得到遏制,暗合了此后新一屆黨中央提出的科學發展觀。

  "做報道不要就事論事,而要具有思辨性的東西,要看到事件背后所隱含的實質。常常變換一個角度以后,我們會看到一個全新的景觀。

  ——同樣的事件,他卻表現出更多的深度。

  胡成說自己在業務上的轉折點是在《“當代愚公”能否賣水?》一文上,這是近10年前的事情。

  陳運國,是丹江口市均縣鎮懷溝村的村民。這個村子十年九旱,陳運國決心穿山引水。他率領妻子和啞巴哥哥苦戰120天,終于成功穿山。水是引過來了,但還需要蓄水池把水儲存起來,而這個貧困山民卻拿不出這修水池的五六萬元。

  當時,這件事已經被多次報道過,卻有一位執著的通訊員連續4次寄來關于此事的稿子。胡成覺得這事既然報道過了,就不必再去"炒冷飯",所以他也沒在意。一次,他到荊門采訪時,便順便來到丹江口。

  這一看卻讓胡成發現了一個漏洞,"我當時覺得很奇怪,連大山都打穿了,在商品社會為什么陳運國會沒錢來修水池?他完全可以想辦法呀,比如向銀行貸款,或者向鄉鄰借貸,號召鄉民摻股。修好水池,再把水賣出去,既可以解決千百年來的干旱問題,同時還可以讓自己發家致富。

  胡成約了鎮上一位水利工程師胡天生一同前往。當胡成把賣水的想法同胡工交流后,胡工完全贊同:"現在是商品社會,水利部也在強調水的商品化"。然而當他們把這個建議告訴了陳運國,卻遭到了拒絕:"半年前我在黨旗下舉過拳頭,宣過誓言,我怎么能占別人的'便宜'呢?"陳運國不同意,胡成就去找村鎮干部。但同樣的,他們也認為“天上下雨地上流”,如果賣水,那不是讓雷鋒精神貶值了嗎?

  胡成頗為震驚,原來大山里的農民、鄉村干部的思想都是如此的封閉。

  胡成回省城后去了省水利廳、組織部,他們明確告訴他,水的商品化是一個大的趨勢,共產黨員不是苦行僧,要帶頭致富,勤勞致富。

  一篇《"當代愚公"能否賣水》發表后,丹江口市委書記親自上山去動員,終于,陳運國"賣水"成功了。

  "作為一個記者,很重要的就是開拓思路。千百年來,這樣的愚公很多,建橋修路的愚公、打井挖塘的愚公、綠化荒山的愚公…… 這是個永恒而陳舊的主題,當然值得我們永遠寫下去,但如果只是簡單的重復,味道就少了些。如果我們變換一個角度,表現一個大山里的農民、干部在商品經濟條件下的困惑,這就有了思想深度,有了現實意義。"胡成說,一個優秀的記者,不僅要“胯子勤”,更要腦子勤。

  除了公開見報的新聞稿,胡成有許多的稿件以內參的形式來發,他說:"千萬不要忽視內參的力量,很重要。"胡成所寫的關于三農問題、三峽移民等社會問題的內參,還受到當時的朱镕基、溫家寶等中央領導的批示,對于問題的解決起到了重要的促進作用。

  胡成多次獲得中國新聞獎,但他卻說:“有時獲獎并不意味著什么。”

  ——他是什么樣的“獲獎觀”呢?

  近年來,胡成的口袋中的確收獲了不少中國新聞獎,這除了運氣之外,必定還有些什么。

  他說,他采訪也會遇到許多困難,怎么戰勝自己,這需要勇氣和技巧。2007年新近獲獎的報道是《漢川市政府辦公室下達"喝酒任務"》,在他之前已經有兩家媒體嘗試去調查,但在采訪方法上出現了問題而告失敗。胡成汲取他們的教訓,用他的話說是“略施小計”便取得一手材料。2005年,他在巴東縣發現了建國以來我省最大的種植鴉片案,他去巴東高山采訪之時,踏著泥濘的山路攀登,半路中他累得抽筋,他感嘆說:“老了,不服不行啊”。

  雖然感嘆“廉頗老矣”,胡成卻說自己還有創造的激情,而這種激情來自于他的責任感。“夸張一點說,我是一個有新聞理想的人,低一點說我是良心未泯,客觀地說我是有責任感。”胡成說:"我不敢自稱有使命感,我不想對不起這3個字,但我身邊確有這種記者,那是一種敢于擔當道義、為民請命的使命感,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崇高讓我汗顏。”

  胡成很低調:“其實我做的都是盡自己的本分,同一個彈棉花的不做黑心棉、一個養豬的不用瘦肉精、做餐館的不用地溝油是一樣的,應該說是一種最基本的職業操守,過高的估價都是不真實的。”

  或許正是這種責任感使得胡成有了樸實的文風。“新聞報道就是要實事就是,我的文章里每一個字都有落腳點。”他所開辦的欄目《胡成調查》,也一直秉承這樣一句話:“直面問題,揭示真相。”

  關于4次獲得中國新聞獎,胡成顯得很淡然,他甚至笑稱關于“漢川市政府下達喝酒任務”的報道是“撞大運”,是“撿”來的。“第一次獲獎的時候我很高興,我想借此證明自己的實力。但慢慢的我越來越淡然了,市場不相信獲獎,新聞是否優秀,關鍵在于對于社會的文明進步是否有推動力。”

  他說:“獲獎并不意味著什么,有兩種現象值得關注,一是許多優秀記者采寫的能讓歷史記取的新聞沒能獲獎;二是許多獲獎的新聞沒人記得它們曾經發表過。所以,簡單地用獲獎來權衡新聞是否優秀是沒有太多的說服力的。目前的中國新聞獎類似于20年前的科技類獎項,也許就是一個展品,也許僅對于評職稱有用,不一定經受過市場的檢驗,不一定會產生生產力。事實上,諸如《南方都市報》這些受人尊敬的媒體,并不看重中國新聞獎,他們更看重的是‘南都年度新聞大獎’,后者能更多地體現他們獨有的價值觀。”

  (作者為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傳播系學生)

 

海南环岛赛直播软件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50元提现的现金棋牌 高盛集团官方网站 钱手机投注彩票 时时彩怎么玩可以稳赢 彩票助手计划 pk106码倍投盈利方案 伯乐娱乐可以玩些什么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